点击这里联系客服客服4
客服4
点击这里联系客服客服3
客服3
点击这里联系客服客服2
客服2
点击这里联系客服客服1
客服1
42807-1
成功添加到购物车

目前选购商品共0件合计:0.00

添加到购物车
正在添加到购物车……
你已经收藏过该商品
成功加入收藏

收藏成功!

您已收藏了1个商品, 查看我的收藏>>

加标签(最多可选3个)

    • 添加
    确定 取消 最多可选不超过三个标签 请至少选择1个标签 设置成功 请输入自定义标签名称! 标签由数字、字母、汉字组成 存在该标签的收藏商品,无法删除 请选择要删除的收藏标签
    • 分享:

    • 收藏此商品
    九云梦(热播韩剧《来自星星的你》都敏俊教授的“人生之书”,被誉为朝鲜的《红楼梦》。
    市场价:18.00
    售   价:14.40 请登录,确认是否享受优惠
    销量:0 评价:0
    类型:
    数量:
    14.40 库存:360
    • 立即购买
    • 加入购物车
    客服:
    点击这里联系客服客服4 客服4
    点击这里联系客服客服3 客服3
    点击这里联系客服客服2 客服2
    点击这里联系客服客服1 客服1
    服务支持:

    组合购

    组合价: ¥
    原价: ¥
    选择组合购商品规格
    热销推荐

    内容推荐

    《九云梦》故事缘起于南岳衡山小阇利性真机缘巧合之下与卫夫人座下八位仙女相逢而生思凡之心,其师叱其往酆都转世为唐朝淮南道杨处士之子杨少游,八仙则谪为两公主、六美人,九人历遍红尘繁华。杨少游功成名就、位尊丞相之时,突遭其师点化,惊觉独坐庵中蒲团之上,方悟温柔富贵乡皆春梦一场,遂看破红尘,重依佛门。

    《九云梦》最初由金万重以朝鲜国语写成,后由作者堂孙金春泽译为汉文。两百年来,朝、汉两种文本并行于世。其中不少情节酷似汤显祖《邯郸梦记》,是为朝鲜“梦小说”之发端。

    作者简介

    金万重,字重叔,号西浦,本籍光山,为朝鲜王朝中期的文臣及文学家。谥号文孝。他的兄金万基的女为朝鲜肃宗的正妃仁敬王后。其生存活动年代相当于我国清朝康熙在位的前三十年。

    陈庆浩,法国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法国远东学院、巴黎第七大学教授。

    目录

    九云梦卷之上

    老尊师南岳讲法妙 小沙弥石桥逢仙女

    华阴县闺女通信 蓝田山道人传琴

    杨千里酒楼擢桂 桂蟾月鸯被荐贤

    倩女冠郑府遇知音 老司徒金榜得快婿

    咏花鞋透露怀春心 幻仙庄成就小星缘

    贾春云为仙为鬼 狄惊鸿乍阴乍阳

    金鸾直学士吹玉箫 蓬莱宫仙娥乞佳句

    宫女掩涕随黄门 侍妾含悲辞主人

    九云梦卷之下

    白龙潭杨郎破阴兵 洞庭湖龙君宴娇客

    元帅偷闲叩禅扉 公主微服访闺秀

    两美人携手同车 长信宫七步成诗

    贾春云巧传玉语 杨少游梦游上界

    显示全部信息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一日,崔夫人召小姐乳母钱妪,谓之曰:“今日即道君诞日,汝持香烛往紫清观,传与杜炼师,赐以衣段茶果,致吾恋恋不忘之意。”钱妪领命,乘小轿至道观。炼师持其香烛,供享于三清殿,且受三种盛馈,百拜而谢。斋供钱妪而送之。此时杨生已来到别房,方撗琴奏曲矣。钱妪留别炼师,正欲上轿矣。忽听琴韵出于三清殿迤西小厢之上,其声甚妙,宛转清新,如在云霄之间矣。钱妪停轿而立,侧听颇久,顾问于炼师曰:“我在夫人左右,多听名琴,而此琴之声,果初闻也。未知何许人所弹也?”炼师答曰:“昨年小女冠自楚地而来,欲壮观皇都,姑此淹留。而时时弄琴,其声可爱,贫道聋于音者,不知其工,焉知其拙。今妈妈有此嘉奖者,必善手也。”钱妪曰:“吾夫人若闻之,则必有召命。炼师须挽留此人,勿令之他。”炼师曰:“当如教矣。”送钱妪出洞门后,入以此言传杨生。杨生大悦,苦待夫人之召矣。钱妪归告于夫人曰:“紫清观何许女冠,能做奇绝之响,诚异事也。”天人曰:“吾亦欲一听之矣。”明日,送小轿一乘、侍婢一人于观中,传语于炼师曰:“小女冠虽不欲辱临,道人须为之劝送。”炼师对其婢子,谓杨生曰:“尊人有命,君须勉往。”生曰:“遐方贱踪,虽不合晋谒于尊前,而大师之教,何敢有违?”于是具女道士巾服,抱琴而出,隐然有魏仙君之道骨,飘然有谢自然之仙风矣。郑府丫鬟钦叹不已。

    杨生乘轿至郑府,侍婢引入于内庭。夫人坐于中堂,威仪端严。杨生叩头再拜于堂下。夫人命赐坐,谓之曰:“昨日婢子往道观,幸听仙乐而来,老身方愿一见,得接道人清仪,顿觉俗虑之自消。”杨生避席而对曰:“贫道本是楚间孤贱之人也。浪迹如云,朝东暮西。兹因贱技获拜于夫人之座下,是岂始望之所及哉?”夫人命侍婢取杨生手中之琴,置膝摩挲,乃称叹曰:“真个妙材也!”杨生答曰:“此龙门山上自枯之桐木,性已尽于霹雳,坚强不下于金石,虽以千金赌之,不可易也。”酬答之顷,砌阴已改,而漠然无小姐之形影矣。杨生心甚着念疑虑,自起告于夫人曰:“贫道虽传古调,而今之不弹者多。贫道亦不能自知其声之非今而古也。兹因紫清观众女冠而闻之,则小姐之知音,即今世之师旷。愿效贱技,以听小姐之下教也。”夫人使侍婢招小姐。俄而绣幕乍卷,芗泽微生,小姐来坐于夫人座侧。杨生起拜毕,纵目而望之:太阳初涌于丹雾,芳莲正映于绿水矣。神摇眼眩,不能定视。杨生嫌其座席稍远,眼力有碍,乃告曰:“贫道欲受小姐之明教,而华堂广阔,声韵散泄,恐或不专于细听也。”夫人谓侍儿曰:“女冠之坐可移于前也。”侍婢移席请坐。虽已逼侧夫人之坐,适当小姐之坐席侧隅,反不如直对相望之时也。生大以为恨,而不敢再请。侍婢设香案于前,开金炉,爇名香。生乃改坐援琴,先奏《霓裳羽衣》之曲。小姐曰:“美哉此曲,宛然天宝太平之气像也!此曲人虽解之,而曲臻其妙,未有如道人之手段者也。此非所谓‘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罢霓裳羽衣曲’者乎?稽乱之淫乐,不足听也,愿闻他曲。”杨生更奏一曲。小姐曰:“此曲乐而淫,哀而促,即陈后主《玉树后庭花》也。此非所谓‘地下若逢陈后主,岂宜重问后庭花’者乎?亡国之繁音,不足尚也。更奏他曲!”杨生又奏一阕。小姐曰:“此曲如悲如喜,如感激者、如思虑者然。昔蔡文姬遭乱被拘,生二子于胡中矣。及曹操赎还,文姬将归故国,留别两儿,作《胡笳十八拍》以寓悲怜之意。所谓‘胡人落泪沾边草,汉使断肠对归客’者。其声虽可听也,失节之人,曷足道哉!请新其曲。”杨生又奏一腔,小姐曰:“此王昭君《出塞曲》也。昭君眷系旧君,瞻望故乡,悲身世之失所,怨画师之不公,以无限不平之心,付于一曲之中。所谓‘谁怜一曲传乐府,能使千秋伤倚罗’者也。然胡姬之曲,边方之声,本非正音也。抑有他曲乎?”杨生又奏一转,小姐改容而言曰:“吾不闻此声久矣!道人实非凡人也!此则英雄不遇时,托心于尘世之外